易购摄 影网 >> 摄影师介绍 >>摄影师卢广:没有照片,污染就不存在?
 
 
摄影师卢广:没有照片,污染就不存在?
来源: 千龙网 作者:未知 上传时间:2010-01-27

2006年4月23日,在黄河边放羊的老汉受不了第三排水沟散发的臭气。

  2008年6月20日。江苏某化工园区有一百多家化工厂,有一部分特别浓的污水存放在5个“污水暂存池”,每月二次小潮来时就把“污水暂存池”的污水排入大海。

  凭借《中国的污染》专题,摄影师卢广成了中国大陆首位获得“尤金·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”的人。有人被巨大的视觉冲击所震撼,也有人批评摄影师为了获奖而暴露“家丑”。成就和争议并存,一直是卢广在圈内的境遇。上一次他成为舆论的焦点,是因为其组照《喜马拉雅的枪声》图片说明“有意模糊、隐瞒新闻事实”,而被取消中国新闻摄影“金镜头”奖。相关的质疑还包括摆拍、日期出错等等。

  日前,刚刚从美国领奖回来的卢广在北京的家中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。他表示,自己拍摄污染,绝非冲着国际奖项。“我心里着急啊、难受,希望越快地解决越好。”于是,他选择了在更大范围内发出声音,引起关注。而谈到对摄影“真实性”的理解,卢广说,“我追求的是真实事件,而非真实瞬间”。

  卢广

  1961年出生,浙江金华人,自由摄影师。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接触纪实摄影。曾拍摄过《西部淘金》、《矿工》、《非典》、《中缅交界处的吸毒者》、《青藏铁路》、《沙漠化问题》等。2004 年,凭借《艾滋病村》,获得世界新闻摄影比赛(“荷赛”)一等奖。卢广自2005年开始拍摄《中国的污染》专题,近五年来,从中国西部到东部沿海,从黄河流域到长江两岸,专题内容不断壮大,真实记录了中国的污染现状。该专题2008年获得尤金·史密斯人道主义助研奖;今年又获得年度尤金·史密斯大奖以及3 万美元的奖金。

  获奖作品

  没有照片,污染就不存在

  新京报:拍摄《中国的污染》是怎么开始的?

  卢广:拍西部污染是很偶然的。2005年,我去内蒙古乌海市,想去看看小煤窑。因为我第一次去乌海时就曝光了小煤窑里安全性极差的工作情况,引起了我的关注。十年后,我想去看看小煤窑怎么样了。结果发现,小煤窑好多了,但十几公里外黄色的烟非常大。我就赶过去,看到方圆50公里的范围内,聚集了七八个大大小小的工业园区。以高耗能、高污染的炼钢厂、焦化厂、电石厂居多。109国道边还耸立着一块牌子———“欢迎光临中国最大的高耗能工业园”。

  新京报:所以你想到要把它们记录下来?

  卢广:记录是最重要的,如果没有把它记录下来,就等于没有污染。曾见证过无数屠杀的无国界医生组织创始人伯纳·库什纳曾说过:如果没有照片,屠杀就不存在。这句话放到我这也是如此:如果没有照片,污染就不存在。

  新京报:看到你的获奖作品一共曝光了12个省市,是你所拍的所有城市了?

  卢广:在网上公布的是12个省。我选照片的时候,是根据每个地方的污染源不一样,结果就挑出了12个省份有污染的地方。其实被污染的省份要多于12个。

  新京报:拍摄过程中,你感触最深的是什么?

  卢广:我第一次感觉到污染程度很严重的是在乌海市。今年我去了河南洪河,也给了我特别深的印象。当地群众每天喝的都是被污染的水,根本没办法解决问题,挣的钱都用来治病,最后钱没了,人也走了,这种故事太多太多了。

  新京报:你的这组照片在网上公布后引起了大家的热议,你最近收到过反馈吗?

  卢广:多了,有些是感谢的。照片在网上发表出来后,有个村庄的书记就找到我,很高兴。他之前已经花了很多精力,当地的村民都站在工厂门口抗议,但都没用。我还看到在常熟当地影响很大。不到两小时,点击率就有2万多,当地政府说了很多,说卢广这个人人品不好啊。但当地的网民就一句话:卢广所拍照片中被污染的水,是否是真实的?我只要安全的水。

  家丑外扬?

  国内不理睬,我怎么办?

  新京报:你的这组照片在国外获奖,也被一些人认为是在揭“家丑”。

  卢广:我拍那么多照片,最初是给国内,但国内不理睬。我多次给环保部、给国内媒体发表。有些地方也给发表,但没有什么效果。我心里着急啊,我拍了五年,这些地方的污染却越来越严重。很多执法部门能够做的,却没做。你说我该怎么办?难道让污染继续下去吗?没办法,我最后只能拿到国际上去。

  新京报:《中国的污染》的专题去年就得了尤金·史密斯人道主义助研奖,而今年又拿去评奖。这意味着这组照片是为了专攻国际奖项吗?

  卢广:当初拿了助研奖,评委认为照片很好,但感觉还不到位,就先资助,让你再去拍,然后还可以再参加比赛,这是国际的惯例。哎呀,要针对国际奖项,我就不拍照了,我就去赚钱算了。拍照,我从来没有想过获奖。如果为了获奖,那我不如去赚钱。我们拍照的目的是解决问题。我拍到河南洪河,就是想让那的人喝到干净、安全的水。

  新京报:我看到这一两年中国摄影师频频在国际上获奖,类似去年姚璐的《姚璐的中国景观I———行春古渡图》让他获得了巴黎摄影展大奖。这种曝光国内环保、污染问题,是不是在迎合西方口味?

  卢广:为什么不好的(负面的)题材受到关注,因为你也关注这个话题啊。大陆的摄影师每年在国际上得了多少奖,有人去关注吗?其实我们在国际上得的奖项有很多,好的(正面的)大家就不关注。中国摄影师好的多得很,缺少的是思想。

  新京报:我注意到你在国内获奖的都是正面题材,但在国际获奖的却是批评性的。外界认为这是为了出名,是种讨巧、投机的姿态?

  卢广:你说讨巧,完全不是那回事。我刚才就说了,我这些照片本来是给国内的,就是因为在国内我多次给一些单位、部门,都无法解决,而且一年比一年严重。我心里着急啊、难受,希望越快地解决越好。在国内比赛中,我也送过批评性题材。有一次我送了两组,一组是《中国水危机》,另一组是反映北京环境好转的《北京的承诺》。结果获奖的是《北京的承诺》。

  对有些人来说,会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。现在社会发展了,但他的思维还没有跟上,没有达到一定高度,还站在小人的角度来看待问题。他还没有走过中国,还没去过这些被污染影响了生活的家庭。他还生活在一个稳定的环境中。现在大家都很清楚,污染是中国很严峻的问题,少数人获利,大多数人受害。(记者 李健亚)

  尤金·史密斯奖

  尤金·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每年都颁发一个大奖和两个助研奖。成立于1979年的尤金·史密斯基金会为纪念著名摄影师尤金·史密斯而建,秉持着“对摄影的激情、对生命的关怀、对社会的探究”的原则。此前,中国人中只有台湾摄影师、玛格南图片社成员张乾琦获得过该奖。

 
 
友情链接: 百度GOOGLE易购摄影网影友联欢会现场直播股票c+T大智慧黑马财经股票股票30分钟短线技 巧股票趋势分析软件首旅股份600258今日投资安泰集团股吧